葫芦是很美味的

葫芦!!!

【忘羡】逆光

#大概是江氏企业养子电脑高手魏婴与蓝氏企业BOSS蓝湛之间的爱情故事(呸)

>>>
2
海明威说过,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日子,走运当然是好的,不过我情愿做到分毫不差,这样,运气来的时候,你就有所准备了。
            



魏婴笑弯了眼:“二哥哥来了啊。”

被叫作二哥哥的那人对于这个称呼一点儿也没不适应,微微地点了点头。



-----
其实一开始当魏婴无意识地把这个称呼欢洒地脱口而出的时候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迅雷不及掩耳。

“嗯。”那人一边还在摆弄花。

……

大眼瞪小眼。

“对的对的,你每次来都是下午两点,那就是二哥哥咯!”魏婴连忙打哈哈,心里却汹涌澎湃——啊哈???不是吧我脑子抽到了就算了这人怎立马就答应了???难不成咱俩脑子都秀逗了???

“……”

下午两点没吭声,转过身挑花去了。

就当他默认这个称呼好了!魏婴拍板

店门外午后的阳光慢悠悠地撒了进来,落得满地。空气中的灰尘在暖洋洋的光芒中打着转转,有几粒刚刚好落在挑花的人的发丝上。

魏婴趴在柜台上。他闭上眼。

这样的风景。

心脏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住了,而后又被轻轻抚摸,柔软得一塌糊涂。温暖,欣喜,悲凉,安详,惊讶……乱七八糟的情绪一齐涌上了心头——

像是有什么东西活了过来。
-----



魏婴拿起一罐啤酒朝他走去:“今天的向日葵是早上刚运过来的,朝气着呢。诶,你喝这个不?”

“什么?”那人接过,默默看起了罐身。

“你不知道天子笑?”魏婴笑了起来,“咱们这一带最好喝的酒,江南一绝!这你都不知道——二哥哥不会是个一杯倒吧?”

那人不做声,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魏婴。

魏婴被他盯着,心里一阵发慌。连忙走开:“你先挑着花吧。”

怎么回事,心扑通扑通的……



“二哥哥怎么每次都只选向日葵?”魏婴包裹着选好的花,不经意地问到,“店里其它的花也都很好看呀。”

一下子没听到那人的回答,魏婴估摸着这人应该是又不愿回答了,继续手里的工作。

那人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魏婴手忙脚乱地给向日葵包装,突然说道:“它的花语。”

“向日葵的花语……”魏婴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应该是是沉稳之类的吧,倒蛮符合二哥哥你的气质啊。”

那人漠然不语。

“呼——花包好了。”魏婴像邀功一般把花举到那人面前,笑弯了眼,“怎么样,还不错吧。”

那人愣了一下,但立马回过神来:“嗯,谢谢。”说罢便像抢一般接过魏婴手里的向日葵,急急忙忙地出了店门。

“怎么突然这么急匆匆的……”魏婴嘟哝着,把有点散的小辫子重新扎了一遍,挠挠头,又缩回柜台里去了。

魏婴盯着眼前的电脑屏幕,一串一串的代码从他眼眸中飞速而过。他的眼神瞬间冰冷至零点,刚刚还在笑眯眯的少年模样像是从来没有过。

他嗤笑一声,轻声道——

“下地狱吧。”



匆匆忙忙走出店的那人在拐弯处停下了脚步。他的手抚上金黄的花瓣。刚刚少年的笑容是那么那么美好,像是向日葵,溢满了阳光般的温暖。

他无声息地笑了。

“向日葵的花语——”

我对你沉默的爱。

【忘羡】逆光

#如果有ooc——都是我的错!

>>>
1
魏婴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闹钟的第六遍铃声了。“您老歇会吧……算你厉害……”他扒拉着手机死睁着朦胧的眼睛终于是把闹铃关掉了。

魏婴不知道为什么原因,非喜欢把闹铃设在自己自然醒前两个小时,闹又闹不醒,改又不愿改,好像每天早上总要在断断续续的小打扰中才愿意醒来,好像在某段很长很长的时间里自己眷恋着这样的光景。

洗漱完,他咬着根面包棍,走下楼梯。

阳光明媚得有些刺眼。魏婴眯了眯眼睛,等刺痛感过去后,才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店门已经开了。店里的花朵生机盎然,花瓣上残留的水珠在阳光下耀耀生辉。满屋灿烂中正坐着一位温软少年,在柜台上认真地写着什么。

魏婴是一个开花店的。

“哟,温宁,这么早啊。”魏婴笑眯眯地朝少年打招呼。

温宁已经习惯了:“公子,不……不早了。”

“哎呦。”魏婴面不改色地凑了过来,“在算账啊。”

“是……”温宁像是想到了什么,“刚刚江先生打来电话,说是下午来看看公子。”

魏婴手上摆弄着店里新进的向日葵,笑:“不得了,大忙人有时间来看我呀。”

江澄刚在椅子上坐下来,魏婴就朝他脸上抛来一罐啤酒。

“你找死啊!”江澄伸手接住,脸黑得不行。

“那个……江先生,公子,我先去进货了……”温宁缩在角落里面。

“去吧去吧,哎还有……”魏婴朝温宁挥手,“向日葵记得弄来品貌最好的。”

“好的公子……”温宁赶紧跑出去。

“呵,你俩倒是相处甚好。”江澄冷笑着。

魏婴不想接这茬,架起脚:“说吧,大名鼎鼎的江氏总裁找我来什么事。”

“呵呵。”江澄不放过,“正事不干,带着那人来开个花店,多悠闲啊。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那个姓温的?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手里的情报?”

“到此为止。”魏婴看着他。

不知道这是第多少次两个人关于这件事而动怒。魏婴乏了,关于所有的一切都乏了,但他不得不这样做,藏起来,才能狠狠抓住那群人的小辫子,才能保住那个小子的命。

两人剑拔弩张对视一阵,谁也不肯退让。半晌,江澄打开手里的天子笑,猛灌一气。“温氏最近有所动作,我虽然尽力在隐匿你的行踪,但这段时间要小心。”

江澄站起来,走向店门。

魏婴道:“不送。”

江澄站住了。

“魏婴,你他妈真是有英雄病。”

江澄走后,一阵阵的无力感一齐涌上了魏婴的身体。他冷笑一声,把脸深深地埋进了双手里,自言自语道:“明知不可而为之……”

明知不可而为之。

店门被打开了。

魏婴抬起头来。

那人正踏进店里,身体修长,但逆着光,看不清样子。

魏婴却笑了起来。

一切都乏了么?

好像——

对于他,还没有。

【渣反‖漠尚】第二个小甜饼

且看上回 再看这回

#震惊!安定峰峰主睡觉时做广播体操竟惨遭家暴,清秋看了会愤怒,冰河看了会流泪!

尚清华一脸满足地又去与周公谈论育儿知识了。

单留下漠北君一人满脸冰霜地看他在四层被子的压制下开始做广播体操。

尚清华开始做体侧运动。

“吧嗒。”

被子掉了。

嗯,很好,完美。

漠北君现在想吞了尚清华。

灵光乍现!漠北取来了(大名鼎鼎牢不可破坚不可摧粘韧堪比502的)大红绳。

把尚清华捆得那叫一个粽子。

尚清华开始做伸展运动。

“吧嗒。”

(大名鼎鼎牢不可破坚不可摧粘韧堪比502的)大红绳。断了。

嗯,很好,完美。

漠北君现在想剁了尚清华。

他认命地叹了口气。

尚清华醒了。

他又是被压醒的。

睁眼一看,魂没了一半。

#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基友一副想要吃了我的眼神瞪着怎么办?在线等,急!

吓得愣神好半天,尚清华才赶紧把视线移开。

这可好,另一半魂也没了。

#被好基友隔着四床被子紧紧搂住是什么操作?快下线了,急!

漠北君摇了摇头,似是给瞧了尚清华没魂的样逗乐了,神色也不免暖了几分。

“你太闹腾了。”

所以我把整个世界拥入怀中。




-刚刚发的图好像看不到,所以就换成纯文字啦。

敲黑板!

第一次写文!

漠尚小甜饼什么的最喜欢啦!